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(yè) > 人物 > 風(fēng)云人物
投稿

這位總統,有個(gè)美麗的“賢外助”

2024-06-28 08:13:16 來(lái)源:環(huán)球人物網(wǎng)-環(huán)球人物微信 作者:鄭敖天 點(diǎn)擊圖片瀏覽下一頁(yè)

 

有波蘭人開(kāi)玩笑稱(chēng),希望杜達有一天能夠“趕上夫人阿加塔的水平”。

“過(guò)去幾十年來(lái), ‘中央王國’的發(fā)展充滿(mǎn)活力,并成為世界領(lǐng)導者之一,這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”6月25日,來(lái)華訪(fǎng)問(wèn)的波蘭總統安杰伊·杜達在世界經(jīng)濟論壇第十五屆新領(lǐng)軍者年會(huì )(夏季達沃斯論壇)開(kāi)幕式致辭中,以“中央王國”一詞來(lái)稱(chēng)呼中國。

在波蘭語(yǔ)中,“中央王國”一詞常見(jiàn)于學(xué)術(shù)論文和新聞報道中。這一詞語(yǔ)背后,既展示了對中國悠久歷史的尊重,也體現出中國在波蘭文化中的一種“神秘感”。

在波蘭執政近10年的杜達,為什么選擇此時(shí)又一次造訪(fǎng)“中央王國”呢?

·6月25日,杜達在202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(kāi)幕式上致辭。

登長(cháng)城的“好漢”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這并不是杜達第一次來(lái)到中國。

2015年11月,剛當選波蘭總統3個(gè)月的杜達來(lái)華訪(fǎng)問(wèn),并游覽了八達嶺長(cháng)城。當時(shí)恰逢北京初雪時(shí)節,長(cháng)城呈現出“山舞銀蛇,原馳蠟象”的壯觀(guān)景象。

·2015年,杜達(右一)在游覽八達嶺長(cháng)城。

由于剛下過(guò)雪,長(cháng)城上到處是半融化的積雪和冰面,十分濕滑。但杜達堅持登長(cháng)城,這讓他的隨行人員有些緊張。

在長(cháng)城上,杜達的情緒高漲,不顧寒冷多次摘下手套,癡迷地拍攝長(cháng)城美景。

·2015年,杜達在八達嶺長(cháng)城上照相。

長(cháng)城工作人員回憶,多年來(lái),登上長(cháng)城的外國國家元首不少,但幾乎都是攝影師或隨行人員拍照。情不自禁地在長(cháng)城上自拍照片的總統,杜達是第一人。此舉背后,折射出波蘭人對中國長(cháng)久以來(lái)的好奇心和神秘感。

早在17世紀,波蘭人卜彌格便以傳教士的身份來(lái)到中國。他先后完成《中國醫藥概說(shuō)》、《中國診脈秘法》等專(zhuān)著(zhù),是第一位系統地記載和研究中醫理論的歐洲學(xué)者。

波蘭歷史上的杰出君主楊·索別斯基酷愛(ài)收藏中國瓷器和絲綢,甚至有個(gè)雄心勃勃的計劃:開(kāi)辟一條從波蘭經(jīng)西伯利亞,最終抵達中國的“第二絲綢之路”。由于各種原因,計劃最終沒(méi)能實(shí)現,成為索別斯基一生的遺憾。

·波蘭學(xué)者卜彌格,曾仕南明。

歷史的遺憾已經(jīng)彌補。正如杜達所說(shuō),同中國合作共建“一帶一路”有力促進(jìn)了波蘭基礎設施建設和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

2022年2月,杜達來(lái)華出席北京冬奧會(huì )開(kāi)幕式。他說(shuō),我一直記得習近平主席5年前對波蘭進(jìn)行國事訪(fǎng)問(wèn)時(shí)對我發(fā)出的“冬奧之約”,我很高興能夠克服困難如約來(lái)華,同中國人民一起共享北京冬奧會(huì )開(kāi)幕式的盛大精彩,共迎北京成為世界上首個(gè)“雙奧之城”的歷史時(shí)刻。

經(jīng)濟合作前景廣闊

對外經(jīng)濟貿易大學(xué)國家對外開(kāi)放研究院研究員趙永升接受環(huán)球人物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,波蘭是歐洲經(jīng)濟增速最快的經(jīng)濟體之一,擁有良好的工農業(yè)基礎。杜達此次訪(fǎng)華,除了與中國加強在俄烏沖突等國際熱點(diǎn)議題的溝通外,主要目標是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兩國經(jīng)濟合作。

趙永升說(shuō),近年來(lái),中國與匈牙利在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的合作成果豐碩,在中東歐地區產(chǎn)生了示范效應。而波蘭目前也面臨著(zhù)產(chǎn)業(yè)升級的急切需求。同時(shí),作為農業(yè)大國,波蘭希望農產(chǎn)品進(jìn)一步打開(kāi)在中國的銷(xiāo)路。在這一愿景下,中波兩國的經(jīng)濟合作前景十分廣闊。

6月21日,波蘭國有資產(chǎn)部宣布,該國政府代表與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討論了在波蘭建立第一家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廠(chǎng)。此前,波蘭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公司已與吉利汽車(chē)達成協(xié)議,打造波蘭首個(gè)自主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品牌。

·中波兩國合作設計的純電SUV。

在歐盟委員會(huì )宣布對中國生產(chǎn)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征收額外關(guān)稅的背景下,杜達依然推動(dòng)中波在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領(lǐng)域的合作,這也體現了他獨立的政治性格。

6月26日,杜達在訪(fǎng)問(wèn)上海期間,造訪(fǎng)了中波合資的中波輪船股份公司。該公司成立于1951年,是新中國首家合資企業(yè),成立后僅一年多就為新中國運回了建設52座工廠(chǎng)所需設備及大量資源。

這種歷史友誼和經(jīng)貿合作延續至今。自2005年起,波蘭一直保持中國在中東歐地區最大貿易伙伴地位,中國則連續多年是波蘭第二大貿易伙伴、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,兩國貿易額連年增長(cháng)。90%的中歐班列以波蘭為重點(diǎn),或過(guò)境波蘭。

趙永升表示,在與波蘭學(xué)生、學(xué)者的接觸中,他發(fā)現兩國人民有許多共同點(diǎn)。盡管目前波蘭社會(huì )中存在一些對中國的誤解,但只要通過(guò)有效溝通,雙方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。杜達訪(fǎng)華期間,中國宣布對波蘭持普通護照人員試行免簽政策,這對雙方民眾的交往有很大助益。

·杜達在上海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。

杜達執政以來(lái),波蘭經(jīng)濟實(shí)現了快速增長(cháng)。趙永升說(shuō),這與杜達巧妙的對外政策有很大關(guān)系。如在歐洲事務(wù)上,杜達雖然時(shí)常與歐盟在社會(huì )政策和經(jīng)濟一體化問(wèn)題上產(chǎn)生分歧,但他沒(méi)有讓這些分歧影響到波蘭與歐盟的經(jīng)濟合作。這體現了杜達對外政策上的務(wù)實(shí)。

氣質(zhì)優(yōu)雅的“第一夫人”

在政治生活中,杜達還有個(gè)“賢外助”——夫人阿加塔。這次,這位身材高挑、氣質(zhì)優(yōu)雅的“第一夫人”也陪同他訪(fǎng)華。

2015年2月,波蘭總統大選進(jìn)入白熱化狀態(tài)時(shí),當地媒體突然發(fā)現,選民們對杜達的家庭故事越來(lái)越感興趣。

“杜達和我的性格都很強勢,但我們總能在生活中達到共識?梢哉f(shuō),我的丈夫就是我最好的朋友。他記得生活中所有重要的日子,經(jīng)常會(huì )把花束悄悄地放在門(mén)口,只為給我一個(gè)驚喜,這真是可愛(ài)極了。” 在一次采訪(fǎng)中,杜達夫人阿加塔笑著(zhù)談起兩人的生活故事。

· 杜達的夫人阿加塔。

在選民眼里,阿加塔為波蘭政壇帶來(lái)一股清新的氣息。在波蘭媒體筆下,她絕不是“躲在丈夫陰影中”的第一夫人。出身書(shū)香門(mén)第的阿加塔才華橫溢、落落大方。相比經(jīng)常以強勢姿態(tài)示人的杜達,阿加塔會(huì )自然地從家庭故事聊起,循序漸進(jìn)聊到波蘭人關(guān)心的社會(huì )議題。有波蘭人開(kāi)玩笑稱(chēng),希望作為總統的杜達有一天能夠“趕上阿加塔的水平”。

阿加塔和杜達是高中同學(xué),但兩人在高三的一次聚會(huì )上才第一次見(jiàn)面。有波蘭媒體稱(chēng),杜達對阿加塔一見(jiàn)鐘情,阿加塔一開(kāi)始卻對杜達“無(wú)感”。青年時(shí)的杜達熱愛(ài)爬山和遠足,而阿加塔則更喜歡在家中讀書(shū)。

杜達沒(méi)有因此放棄。他通過(guò)和阿加塔一起參加各類(lèi)聚會(huì ),不斷增加在她面前的“曝光度”,隨后慢慢尋找和阿加塔單獨相處的機會(huì )。

兩人高中畢業(yè)時(shí),阿加塔終于接受了杜達的愛(ài)意。幸運的是,兩人一同考入波蘭名校雅蓋隆大學(xué)。阿加塔考入德語(yǔ)系,畢業(yè)后成為一名高中老師。杜達則考入法學(xué)院,畢業(yè)后走上仕途。兩人于1994年登記結婚。一年后,他們的女兒金加·杜達出生。

杜達在一次采訪(fǎng)中表達自己對妻子的愛(ài)意:“我有一位出色、睿智、賢惠的妻子,我深?lèi)?ài)著(zhù)她。”2017年情人節時(shí),他在社交媒體上發(fā)表了一張和妻子擁吻的照片,并附言:“我們希望所有相愛(ài)的人都能找到快樂(lè )!

· 杜達與阿加塔接吻的照片。

2011年,杜達當選波蘭眾議院議員,就此走到政治聚光燈下,阿加塔也成為他依靠、信任的搭檔。有波蘭政治觀(guān)察家認為,杜達在波蘭政壇上一直以支持傳統家庭觀(guān)念而著(zhù)稱(chēng),而他與阿加塔的愛(ài)情故事,讓更多的人相信杜達在生活中也踐行著(zhù)自己的政治理念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杜達還提出一個(gè)廣受歡迎的家庭福利計劃,即為18歲以下的波蘭人提供約500茲羅提(約合905元人民幣)的補助金。該政策讓許多波蘭家庭脫離了貧困,也讓許多選民感到杜達是一個(gè)真正關(guān)心農村和小城鎮居民生計的政治家。在廣泛的民意支持下,杜達于2015年當選波蘭總統,當時(shí)他只有43歲。2020年,杜達成功連任。

·2020年7月,阿加塔(左一)和女兒金加(右二)一同出席杜達的競選活動(dòng)。

作為杜達和阿加塔愛(ài)情的結晶,他們的女兒金加既繼承了父親的律政天賦,又繼承了母親的親和力。她于1995年出生,和父親一樣考入了雅蓋隆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。畢業(yè)后,她又前往哥倫比亞大學(xué)深造。在2015年波蘭大選期間,充滿(mǎn)魅力的金加成為了杜達競選中的“秘密武器”。

2020年7月,金加第一次在父親的競選活動(dòng)中發(fā)表演講,強調在波蘭“沒(méi)有人應當被仇恨,沒(méi)有應該為離開(kāi)家而感到害怕”。外界認為,金加在演講中對社會(huì )包容的呼吁“中和”了杜達的保守形象。相對于堅持天主教傳統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父親,金加更懂得如何與年輕選民進(jìn)行互動(dòng)。

· 杜達的女兒金加。

在看到女兒的演講天賦后,杜達似乎也有意培養女兒從政。2020年9月,他任命金加以無(wú)薪志愿者的身份擔任總統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顧問(wèn)。在鍛煉了3個(gè)多月后,金加離職,并在之后進(jìn)入了波蘭首都華沙的一家著(zhù)名律師事務(wù)所工作,負責高新科技產(chǎn)業(yè)相關(guān)的調解與訴訟工作。這位波蘭的“第一女兒”,未來(lái)是否會(huì )像父親當年一樣,成為波蘭的政治新星?

責任編輯: 劉偉
版權聲明:
·凡注明來(lái)源為“今日報道網(wǎng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(shù)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(wǎng)所有。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書(shū)面授權,不得進(jìn)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·凡注明為其它來(lái)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舊聞 / 身邊
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(wǎng)上投稿
關(guān)于本站 | 廣告服務(wù)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(lián)系我們
今日報道網(wǎng)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-1

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01040200066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