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(yè) > 法制 > 法庭內外
投稿

法潤苗鄉侗寨 這邊“楓”景“庭”好 ——貴州黔東南雷公山環(huán)境保護法庭“四借助”守護和美家園

2024-06-10 15:53:46 來(lái)源:人民法院報 作者:楊海 楊秀啟 龍丹蕾 點(diǎn)擊圖片瀏覽下一頁(yè)

 

res02_attpic_brief (1).jpg

  圖為傳統村落司法保護案庭審現場(chǎng)。res05_attpic_brief (1).jpg

  圖為運用“嘎百福”解紛工作法化解驅羊啃茶糾紛案。res08_attpic_brief.jpg

  圖為法官組織院壩嘎歌會(huì ),助力完善“榔規榔約”。

  導讀

  巍巍雷公山,屹立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東南部,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這里是苗族、侗族等少數民族世代生活的聚居地,眾多珍稀、瀕危物種棲息其間。雷山縣人民法院雷公山環(huán)境保護法庭暨西江人民法庭坐落在雷公山麓,管轄雷山、臺江、劍河和凱里三縣一市環(huán)資案件,同時(shí)審理轄區一審民商事案件。轄區優(yōu)美的自然風(fēng)光與多元民族文化和諧共生,交相輝映,法庭堅持能動(dòng)履職,創(chuàng )新司法服務(wù),腳下熱土氤氳,映襯出厚重亮麗的法治底色。近年來(lái),法庭審理了發(fā)出全國首份《傳統村落司法保護令》傳統村落司法保護案、貴州首例精準測算森林綠碳價(jià)值損失認購碳匯案,經(jīng)驗做法分別被寫(xiě)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,2023年審理的盜割“古楠木王”公益訴訟案入選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懲治破壞森林資源犯罪典型案例,獲評為“新時(shí)代推動(dòng)法治進(jìn)程2023年度十大案件”。一系列優(yōu)質(zhì)案件裁判結果經(jīng)新聞媒體報道、召開(kāi)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、發(fā)行出版物等方式拓展宣傳,有效教育一方,類(lèi)案顯著(zhù)減少,有力踐行了堅持和發(fā)展新時(shí)代“楓橋經(jīng)驗”,構建山區“楓”景,譜寫(xiě)出多民族共護美麗家園的新篇。2023年,雷公山環(huán)境保護法庭獲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表彰為新時(shí)代“楓橋式人民法庭”建設先進(jìn)集體。

  借助民族說(shuō)唱習俗“嘎百福”工作法解紛

  一家縣招商企業(yè)向某街道辦流轉茶園,并投資500萬(wàn)元完善設施和進(jìn)行技改。

  2023年3月16日,兩名村民因土地流轉問(wèn)題,以驅使上百只山羊進(jìn)茶園啃食茶葉、踩踏茶樹(shù)的不當方式主張權利。村委會(huì )未按合同約定履行義務(wù),阻止、監管不力,矛盾漸大。

  辦案法官抽絲剝繭,厘清亂麻,整合資源,協(xié)調多方“解套”,為與少數民族溝通更加順暢,通過(guò)具備說(shuō)唱教化功能的“嘎百福”解紛工作法處置,法官變身“羊倌”,幫助尋找渠道售賣(mài)山羊。

  “不當維權惹仇恨,依法解決方為本,新老茶樹(shù)纏著(zhù)根,村民企業(yè)可共生……”

  最終,這起牽涉五方糾葛,合同糾紛、土地權屬糾紛、財產(chǎn)損害賠償糾紛交織的案件,在企業(yè)、放羊人、村民組、村委會(huì )、政府都稱(chēng)許的“一案五滿(mǎn)意”效果中謝幕。

  “放羊啃茶起爭端,吵鬧一山又一灣,一團亂麻理抻展,多虧法官變羊倌……”后來(lái),兩名村民不僅同茶園冰釋前嫌,還受聘至茶園成為茶園員工,昔日“惡人”成了“友人”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名列國家級非遺的“嘎百福”,是轄區群眾吸取古歌、盤(pán)歌、酒歌、情歌、故事、寓言等養分,綜合說(shuō)唱、音樂(lè )、表演的苗族曲藝。法庭借助民族珍寶,融合民族自治文化、非遺文化,創(chuàng )建“嘎百福調解室”,聘請周志英等10名嘎百福傳承人擔任特邀調解員,以歌釋法、以歌明理、以歌促調。法庭又在人民調解員培訓中,增設“嘎百福歌”教學(xué)內容。

  法庭的法官們虛心向歌師和群眾學(xué)習,講苗話(huà)、唱苗歌,當好“鄉音法官”“雙語(yǔ)法官”,增添服務(wù)本領(lǐng),并就傳統村落保護、野生動(dòng)物保護、古樹(shù)名木保護、相鄰關(guān)系和土地權屬等糾紛,融入法理編寫(xiě)29首“嘎百福歌”新歌詞,推動(dòng)糾紛化解、強化生態(tài)治理。

  法庭還發(fā)揮鄉村治理前哨作用,健全訴調對接,聯(lián)動(dòng)各方解紛,創(chuàng )建“嘎歌共唱、糾紛共調、非遺共傳、生態(tài)共護”特色模式,為構建訴源治理大局、降低萬(wàn)人起訴率,奉獻了司法智慧和能量。

  借助敬畏自然習俗加強生態(tài)文明護航

  2021年5月,村民羅某松持過(guò)期采伐證砍自家林木,因不是公益林,公訴方?jīng)]有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,而且當地森林覆蓋率很高,如令被告補植復綠又無(wú)地種樹(shù),如實(shí)行異地補植,協(xié)調難度也較大。

  法庭創(chuàng )新思路,從效力“雙碳”戰略的高度護航生態(tài),由基層法庭小視角上升到國家層面大視野,探索“生態(tài)司法+碳匯補償”新模式。全省首例在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領(lǐng)域引入司法確認機制,建議公訴方與羅某松達成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賠償訴前磋商協(xié)議,法庭予以司法確認,并發(fā)出判前《碳匯認購令》,將傳統補植復綠模式打破區域界限,催生貴州首例認購碳匯修復生態(tài)案,并完善為“五書(shū)一令”工作機制。法庭對認罪悔罪的羅某松適用緩刑,避免因收監致貧返貧,使其全家和鄉親倍感黨和政府及法院的溫暖,法律意識明顯增強。

  2023年,在辦理盜割2600歲“古楠木王”一案中,法庭立足延伸效應,采取對被告“七重”懲罰、發(fā)出《古樹(shù)救治令》、謀求長(cháng)遠保護發(fā)出司法建議書(shū)、拓展司法功能覆蓋省州縣三級法院共建首個(gè)“古樹(shù)名木司法保護示范基地”等“四步棋”,以司法捍衛生態(tài)安全和生物多樣性。該案獲評最高人民法院典型案例,入選最高人民法院和央視聯(lián)合推出的“新時(shí)代推動(dòng)法治進(jìn)程2023年度十大案件”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黔東南當地群眾認為,草木甚至石頭皆有生命,講求人與自然和諧共生,還把這一生存智慧滲透于山林經(jīng)營(yíng)契約中。法庭“借水行船”,強化生態(tài)文明護航,延伸司法職能,提升環(huán)境保護司法水平,不僅保護了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更為那些在當地群眾心中占據著(zhù)重要的民俗信仰地位,承載著(zhù)鄉愁文明記憶的歷史文物、古樹(shù)名木、亭臺古樓等樹(shù)起了法治的護盾。

  司法護航,山青水長(cháng)。近三年,雷公山環(huán)境保護法庭受理環(huán)境資源案件155件,審結155件,結案率100%,并向群眾深化“生態(tài)是國計,又是民生,是今天,更是明天”的普法教育,營(yíng)造“呵護和美家園、崇尚綠色生活、共建生態(tài)文明”氛圍,轄區涉碳案件不斷減少。

  借助厭訟恥訟習俗完善“榔規榔約”

  2023年底,因一村民建房占用公共水渠導致鄰居房屋被水浸泡,雙方發(fā)生口角,甚至動(dòng)起了手。法官先用法理分析答疑,繼而與寨佬一起,借用“榔規榔約”進(jìn)行法理情勸導,促成雙方友好解決。法官和寨佬又配合村委會(huì ),針對公用設施和相鄰資源使用,發(fā)動(dòng)群眾完善了“榔規榔約”。

  2024年初,在辦理熊某失火案中,法官發(fā)現,當地“燒田坎”肥田及“燒馬蜂”當美食的習慣極易引發(fā)山火,即深入開(kāi)展巡回審理和法治教育,告誡村民“管住嘴、管住手、管住火”,又幫該村完善山林防火和寨子消防的“榔規榔約”,根治“燒田坎”“燒馬蜂”。又以點(diǎn)帶面,針對濫伐林木、非法捕撈、失火燒山、捕獵珍稀動(dòng)物等行為,加強轄區普法宣傳和公約完善。近三年,該庭辦理相鄰、土地權屬等糾紛109件,簡(jiǎn)易程序適用率100%,平均辦案用時(shí)僅23天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當地民間流傳“一進(jìn)衙門(mén),千年仇人”“一場(chǎng)官司萬(wàn)代怨”等古訓、家訓,體現了悠久深厚的地域和善文化。法庭借助當地群眾厭訟恥訟習俗,探索群眾容易接受的調解路徑。實(shí)踐中,法庭認識到:轄區上千年的區域穩定和諧發(fā)展,傳統鄉村治理架構功不可沒(méi),其支柱一是“榔規榔約”等鄉土規則,二是鄉賢寨佬的作用發(fā)揮;古為今用,傳統鄉村治理文化與現代法治鄉村建設能夠深度融合。

  法庭探索民族區域特色治理,通過(guò)守寨樹(shù)下議榔、院壩掏心會(huì )、火塘議事會(huì ),引導群眾制定自治章程、健全“榔規榔約”,強化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務(wù)、自我教育。深入村寨,收集、篩選出滲透地域和善文化的古訓、家訓和民諺350余條,運用于糾紛調解,勸導矛盾初起的雙方早解心結、止訟止損,勸導糾紛多日的當事人互諒互讓、息訴言和,調解成功率達92%。

  借助傳統村落保護令守護古韻“活化石”

  臺江縣南某村,2013年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,成為黔東南州文旅資源瑰寶。臺江縣在2014年委托省級設計院作出保護發(fā)展規劃,其中規定:新建建筑必須采用木質(zhì)結構,與傳統民居相協(xié)調,符合當地特色和傳統風(fēng)格。但村民在此后卻違規新建磚房33戶(hù),使村寨古韻原貌持續遭到破壞。臺江縣檢察院曾向萃文街道發(fā)出檢察建議,要求其查處村民破壞傳統村落風(fēng)貌的行為,在無(wú)效果后,于2021年10月提起公益訴訟。法庭受案后,經(jīng)調查,新建房屋確未依照規劃修建,且還有多處違規房屋在建設中?紤]到行政案件審理周期通常相對較長(cháng),極可能造成“一邊審理一邊破壞”的情況,同時(shí),違規新建的村民可能遭受更大損失。經(jīng)研究,法庭決定參照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,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出全國首份《傳統村落司法保護令》,禁止繼續新建、擴建不符合規劃的建筑物或構筑物,禁止違法占用耕地建房,有效避免“邊訴訟邊破壞”。開(kāi)庭審理時(shí),邀請人大代表、政協(xié)委員、鄉鎮政府和68個(gè)傳統村落的負責人旁聽(tīng)。

  【典型意義】

  傳統村落承載著(zhù)文明根脈、鄉愁記憶,堪稱(chēng)民間文化生態(tài)“博物館”、鄉村歷史文化“活化石”,如果無(wú)序地新建磚房等“現代建筑”,與歷史建筑、鄉土風(fēng)貌極不協(xié)調,村落原貌古韻不再,“有鄉村沒(méi)鄉愁、有新房沒(méi)靈魂”,將會(huì )剪斷鄉愁牽引線(xiàn),削弱村民凝聚力,影響文旅致富路,最終導致傳統村落淪為“記憶中的故園”。

  “傳統村落保護的態(tài)度、力度,取決于認識的廣度、深度,拷問(wèn)著(zhù)今人的智識、良知……但風(fēng)箏離不開(kāi)那根線(xiàn),傳統村落那一絲鄉愁,……”案件判決書(shū)溫婉質(zhì)樸又不失剛健雄渾,引發(fā)關(guān)于傳統村落司法保護的熱議和思考,獲稱(chēng)為“字字含情句句給力的全國首份傳統村落保護聲明書(shū)”“傳統村落保護普法教材”,以“審理一案,教育一片”的良好效果,有力有效減少類(lèi)案發(fā)生,案件審理經(jīng)驗獲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。歲月流轉,在城鎮化快速發(fā)展的歷史時(shí)期,刻不容緩地保護傳統村落,避免古風(fēng)古貌被蠶食損壞,避免千村一面,才能讓鄉愁不遠去,讓村莊更宜居,為后輩留些記憶,為老人留些念想,為村子留下痕跡。

  ■編后

  貴州黔東南雷公山環(huán)境保護法庭運用借助民族說(shuō)唱習俗、借助敬畏自然習俗、借助厭訟恥訟習俗、借助傳統治理習俗的“四借助”工作法,不僅堅持“精細化”“精致化”“精品化”審理案件,更善于直面問(wèn)題、提煉經(jīng)驗,同時(shí)注重拓展案件辦理成效。

  近年來(lái),該庭創(chuàng )新“司法碳匯村民入股企業(yè)”新發(fā)展模式,促成全國首例“司法碳匯跨省協(xié)作”,推出“司法碳匯”生態(tài)補償金直補林農舉措,以司法“含綠量”提升林業(yè)發(fā)展“含金量”,強化生態(tài)前端保護,助力鄉村振興;依托法庭工作實(shí)際,該院發(fā)布全國首份《傳統村落司法保護藍皮書(shū)》《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司法保護藍皮書(shū)》,建立貴州省古樹(shù)名木司法保護示范基地、創(chuàng )建貴州首個(gè)涉案野生動(dòng)物放歸救護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、在全省法院率先成立“行政爭議協(xié)調化解中心”、建成無(wú)訴訟示范村寨17個(gè)……這些能動(dòng)履職創(chuàng )新司法服務(wù)的系列舉措,是在護航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更帶來(lái)了引領(lǐng)鄉村振興的“新變革”。

 

責任編輯: 孫麗
版權聲明:
·凡注明來(lái)源為“今日報道網(wǎng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(shù)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(wǎng)所有。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書(shū)面授權,不得進(jìn)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·凡注明為其它來(lái)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舊聞 / 身邊
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(wǎng)上投稿
關(guān)于本站 | 廣告服務(wù)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(lián)系我們
今日報道網(wǎng)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-1

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010402000660號